其实那僧人正是黑袍尊者的弟子沈德,在黑袍尊者的众多弟子中修为最高,先前李英兰等人与八魔约战,他就是八魔中功力最深厚的,曾经一个人与李英兰相斗不相上下,至于那中年文士名为**。正是被黑袍尊者请来,与白云派为敌的帮手。只不过因**早年与另外一位邪道魔头史岩卓有些嫌隙。互相看不起对方,听说今次黑袍尊者也请了史岩卓来,**心里就别扭不已,但又顾忌与黑袍尊者的交情,便隐忍在心,却没与众人同住。黑袍尊者也不能让自己好友委屈,便打发了大弟子沈德前来陪同。

    此番出来就是**听了沈德说,附近小长白山上出了一颗雪魂珠被殷三娘得去,而南中野魔前去讨要结果回来的时候脸色难看,想必遇到了什么强手,**自恃修为不凡,呆在住处又实在无聊,就要去看看情况,同时**心里对雪魂珠也并非没有一点贪心的念头。

    话说英兰等人早就认识沈德,上次相斗让他成了漏网之鱼。此一见面,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还哪有不动手的道理。不过那**却有些文人的迂腐,在他想来,双方既然相约七日之后开战,就要等到当日开战。哪料到英兰一见到沈德还哪有什么可说地,祭出紫霞剑就打杀而来,凌苏见状也赶忙出手相助,银蛟剑与紫霞剑双双朝着沈德斩杀而去。

    凌苏与李英兰平日里经常一同斗剑,两个人相互之间默契非同一般,双剑合璧威力更是成倍增加,那沈德虽然有些本领,可面对两个人的齐心协力,又哪里是对手,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落入下风,左支右拙连连遇险。

    **眼见他要陷入死地,正要出手救援,却不妨凌苏早就注意到他了,还没有等他出手,斜地里就飞来了一道五彩剑光,那**也的确是了得,察觉到旁边剑气,连忙侧身一闪,结果躲开了身上要害,免去了一条性命,可头发却躲闪不及,就被削去了大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轻易不敢毁伤,**眼见青丝飘散,顿时大怒,也不再顾忌先前的约定,出手就祭出的意的法宝黑煞落神砂,朝着凌苏打来!

    只是**却没想到,凌苏看起来年纪不大,那五彩的飞剑却是即为厉害,威力更是惊人,仅仅是眨眼之间,就见五彩光芒闪过,竟然就把他的黑煞落神砂给破去了。

    不等**再躲避,又见一个极美的女娃打来一个火球,划出一溜红光,正落在心前胡须上。那**非但烧了特意留出来的长须,更被烫的一脸大燎泡。

    此次出手的自然是清月,因为凌苏对于异类修真并没有多大的偏见,这一路上清月与妹妹寒月都得到了凌苏不少照顾,也曾经数次帮助她们姐妹说话,清月虽然一心向道,对于凌苏却多了几分的好感,所以这个时候找准机会直接出手。

    眼见对方这些人虽然看起来修行时日不长,可手头上都有着趁手的法宝,修炼的也是正宗的法门,真远法力精纯,尤其是李星与李英兰二人手中的飞剑剑光精纯,剑诀也是犀利无比,飞剑的造诣非同一般,还有其他人在旁相助,他与沈德两个人寡不敌众,也不敢再在这里继续找打,转身就要带着沈德遁走。

    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天上却猛然扑下来一道黑影,原来竟是李英兰的神雕,只见那神雕猛地扑杀下来。一双利爪正好钳住**地双臂之上,那神鹰一抓之力何止万钧,就算**是个修为不弱的修真之人,急切之间却也不是那么好挣脱的。

    恰在这时,李英兰与凌苏二人眼看着**拉着沈德就要逃走,又岂会容许他们那么轻易地就走脱,当机便是双双一声断喝,手中的飞剑直接冲着**与沈德二人背后刺来,那锐利的锋芒,即便是隔着老远依然让二人身下一个激灵。

    那**也真是个决绝之人,知道被神雕抓住,后面还有李星英兰二人的夺命飞剑,若是稍有差池,便可能将性命搭在这里,索性便把心一横,竟然运起法力,直接自行卸掉了两条手臂,利用者两条手臂的鲜血,施展血遁之法,整个人化为了一溜血光,速度徒然提升,让李星英兰措手不及,两个人的飞剑都落到了空处。

    也就在这个时候,早就在一旁跃跃欲试的寒月出手了,素手一挥,就放出两道极细的银光。那两道银光乃是寒月的母亲青囊仙子炼制的顶尖暗器法宝,其速绝快,趁着**的血遁之法的速度还没有提升到最迅捷的程度,一下子就刺中了他,而紧接着**催动血遁,带着沈德极速离开,李星几人的法宝飞剑追之不及,便只能眼看着他们逃回了碧落宫去。

    凌苏叫住了有意想要追击的李英兰,称:“如今这里距离黑袍尊者的碧落宫老巢不远,若是盲目追击恐遭了埋伏。”英兰听了之后便也没有执意要追击的意图了,几个人重新聚在了一处。

    那寒月则是露出来了得意的神色,娇憨道:“刚才姐姐可曾看见我的威风了!”

    清月知她还是小孩心性。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小妹!当初娘亲走时怎么嘱咐咱们地,难道你都忘了不成!其他法宝也就罢了,但白眉针又怎好轻易使出!你可知那人就竟是谁,就放了此等杀招,岂不平白为咱家引来仇怨!若是日后母亲渡劫因此引来了仇家,又怎生是好!”

    寒月此时被当头破了一盆冷水,也冷静下来,一时间也愣在了当场,心里也是极为悔恨,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白眉针乃是当初青囊仙娘炼制地一套极歹毒地飞针,不用五金之精炼制,而是天狐地眉毛炼成,只要射入人体,就顺着血脉运行,直到流入心脏爆发而死,一旦进入了血脉之中,除非用北极玄磁铁炼成的吸星球能将其吸出,再无破解之法。寒月刚才也是一时兴奋,想在将来的同门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地本事,免得日后到了凌天崖修行被人看不起。当时却没考虑若那人真有后台。日后青囊仙娘渡劫之时,焉能不来报仇!

    见寒月如此懊恼,清月也觉自己说话重了,正要开解寒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就在这个时候,李星在旁边道:“刚才中了白眉针那人的来历我也猜出来了几分,他的的确是有几分来历,其长辈也十分的护短,颇有一些不好惹。”

    这一下寒月的心更是提了起来,慌忙问道:“凌师兄快说,他到底是谁?”

    凌苏此时的脸上也露出来了一丝严峻之色,道:“虽然那人我也未曾见过,但看其所用法宝,结合长辈曾经说过的天下修真,大约猜出此人应该就是四方教的**。其师飞灵道人乃是前辈著名地修真,虽然是散修出身,但修为了得,心中也是甚有尺度,交友遍布天下,若真是害了他的徒弟,恐怕还真有些麻烦了。而且听说他还有意日后将宗门衣钵传给**,如今只怕……”

    清月姐妹一听也大吃一惊,本来抵抗天劫就是九死一生之事,当初玄真子被青囊仙娘引诱而破了童身,最后无望飞升,最后不得不兵解重修,否则此时玄真子早就飞升到仙界去了,而且兵解重修,对于前世记忆虽然在后来恢复,可在现在的玄真子眼中,却也不过相当于看过其中画面,无法体悟当初情谊,所以重修之后的玄真子对于青囊仙娘之间感情极淡,虽然答应了照拂清月姐妹,但知道青囊仙娘渡劫,最后只是送出了护身法宝,并没有打算直接出手相助。

    青囊仙娘早年肆意妄为,曾经得罪了一些人,虽然其中大多是不成器之辈,但也有几位强手,她虽然多番布置,但也并非能够确保万全,若是又因此引来飞灵道人为难,岂不更加希望渺茫!寒月心忧母亲,更加悔恨刚才不该图一时之快,非要将白眉针打出去。只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够另外想法子弥补。

    正在这时,凌苏却又笑道:“其实清月同寒月也不用太过着急,虽然那**中了寒月妹妹的手段,却也未必就真会死去。此番他来助黑袍尊者,本就是助纣为虐,只要不丢了性命,想必那飞灵道人也不会藉此深究。”

    寒月却连连摇头道:“不可能的!那两枚白眉针打入了那人体内,不消半日就能攻到心间,除了吸星球再无可救之物!听母亲说除了北海仙翁,在没有其他人手中有此物,而且北海仙翁的洞府距离这里何止十万里,一时半会之间怎能寻来。那人定是必死无疑的!”

    凌苏这个时候也皱起了眉头,思索了半晌,然后才道:“原来如此,不过却也并非无法可解,若是那**在这段时间里死在了其他人手上,那飞灵道人即便是修为再高,也不可能算到此事与我们有关,而且一旦**身死客乡。恐怕飞灵道人最恨地不是杀徒之人,而是将他徒弟勾引来地黑袍尊者。”

    “这怎么可能?”清月忍不住就说道:“那**此时受了重伤,此时想必也要逃回碧落宫去疗伤,在那里的都是邪魔同党,又有何人能够直接杀了此人!”说话的时候清月一脸不相信的神色,显然是认为凌苏在呓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