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说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一到关键时刻,谁忠谁奸一眼就看得出来。”茶寮中的说书人拈着长须咕哝道。

    两旁人瞧着外头的热闹,谁也不曾在意一个半只脚踏进黄土的糟老头子在说些什么。

    苟润之一步三回头的往城门口走,不时叨咕两句众生平等为何自己就要做着又辛苦又危险的差事。偶有听见了的,大多也只是将他当做了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疯子。

    众生平等?王侯将相跟贩夫走卒平等吗?高高在上的主子跟卑贱低微的奴隶平等吗?我们大秦国人跟那些东南西北的蛮子们是平等的吗?这个人莫不是傻了,世上若是众生平等,他怎么不去抱着路边的野狗认个亲戚?

    众人交头接耳,不时将嘲讽的目光看向这个踌躇不前的傻子。

    苟润之唉声叹气了半天,终究还是敌不过回去之后挨顿鞭子的恐惧。小心翼翼的顺着马车的缝隙往前挪步,不时伸头探脑的张望一番,再缩回来。

    车内阿姆瞧得车外这人好笑,不由微笑着摇了摇头。原本满心恐惧的小婢女瞧见了这人的模样也不由轻笑出了声。

    本来闭眼假寐的梁小少爷冷哼一声,小婢女连忙缩成一团,生怕再挨了一顿毒打。

    苟润之听见了车内动静,顺着车窗恰巧见到一个抱着果盘浑身颤抖的身影,顿时豪气丛生,就待上前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妄人!在寿春城,平时也没少跟少爷做那些行侠仗义的事情,谁敢不给我苟润之的面子?!

    车内假寐的梁小少爷似乎发觉了苟润之的想法,又是一声冷哼。苟润之顿觉一盆冰水从天灵盖倒灌而下,更如耗子遇上了毒蛇一般浑身震颤起来。

    梁公子马车后头跟着的男男女女带着戏虐的笑容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别说梁公子,就是在场的诸位随便挑出一个放出气势,都能吓死这个不知所谓的下人。瞧他的穿着打扮,顶天也就是一个富贵人家的书僮之类的角色,还想捋捋大秦高官的虎须?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顿时会心一笑,梁公子只要暗示一下,他们就准备放出气势,非把这个混球吓得屁滚尿流不可。

    苟润之在寿春城跟着主子也算作威作福了不少年,为什么之前几个书僮都被处死了唯独他没有,一个是他有些新奇想法公子觉得有趣,这才留了他几回性命,一个是他比其余几个人更懂得审时度势,知道哪些惹得起哪些惹不起。

    偷偷瞥了一眼马车后头不怀好意的男男女女,苟润之清醒的认识到,今天这个大侠还是别装的好。连忙一头钻进了路边的茶寮,丝毫不管身后已经大笑出声的众人。

    “人呢?快给我上杯热茶!”苟润之随便找了个地儿就坐了下来,待到两碗热茶下肚,总算缓过了神来。再这么往四周一瞧,呵!坐在隔壁桌侧对着自己的不是寿春城里头那个让自己写一本《平等论》教育天下人的有缘人吗?!

    “嘿,说书的,我们又见面了,你来秦国做什么?跟我家公子一样来探亲吗?”苟润之猛的拍了一下说书人的肩膀,倒是把这个说书人吓了一跳。回头瞧见原来是这个寿春城里大放厥词的家伙,顿时一阵恼怒,自己未免也太不小心了,全神戒备周边这些个高手,倒是这等小人物近了身子都没发觉,大意了大意了。

    苟润之眼见说书人并不答话,连忙指着自己的鼻子:“是我,苟公子!寿春城那个!《平等论》还记得不?”

    说书人眨眨眼,装作刚刚回想起来的模样,乐呵呵的笑道:“原来是苟公子,倒是吓了老朽一跳。记得记得,当然记得,苟公子一席话让老朽茅塞顿开只觉着前半辈子都白活了。怎么会不记得。”

    苟润之嘿嘿一笑:“你到秦国来干什么?”

    “苟公子千里迢迢来秦国又是做什么?”说书人反问道。

    苟润之指了指棚子外头:“喏,我家公子来秦国探亲,我就跟来了。”

    说书人点了点头:“我也是来秦国探亲,许多年不曾见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

    苟润之才不管你口中的亲戚是死是活是否安好,难得遇上一个欣赏自己的人,当即拉着说书人的手继续去天南地北的瞎扯,不时感慨万千,只觉得本该众生平等,怎么自己就那么倒霉。

    说书人无奈的陪着笑还得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周围。若不是怕惊动了咸阳城内的守卫,真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这个傻逼。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