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各位大大们支持新书《大宋最强教官》,点击、收藏、推荐票票,书评,感激不尽!

    无心接听美林来电“无心,我有一个想法”

    “二号实验室等会还要做一个实验,老婆,找我什么事呢?”

    “告诉你,我发现那个公式的秘密了!”

    “那个公式?你确定?我马上来!”

    无心匆匆赶到国家物理实验室,看到若与所思的美林不停地在纸上涂涂改改。

    “这个公式可是老师提出的,说是里面有一个巨大秘密,还设置了百万元奖金。已经二十几年了,一直没有人揭开这个谜题,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无心拿起一张满是公式的纸片,上面写着N=ZG2,即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这是后世著名的狭义相对论公式。(注:拼音字首替代原公式中的英文字母)

    美林说“你认为,若是有一种速度能比光还快,会产生什么现象?”

    无心当即哈哈大笑“怎么可能有比光还快的速度?”突然他停下来,目瞪口呆,“你是说,这就是老师所说的秘密?”

    美林肯定的点点头,“没错,我越来越相信这就是老师的用意!”

    “可是他已经设定了光速是最快的速度啊!”

    “你别忘了,我记得老师第一课教给我的是‘质疑一切’!”

    无心松开领带,他有些喘不过气,“是没错,可是超越时间有什么意义呢?”

    美林眼睛咕噜噜转个不停,忽然说“你知道神话故事里有,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仙镜嘛?”然后不等无心说话,自己一口气接着说下去。

    “假设我们坐在一个比光还快的车子上,就能回到过去,如果这个车子够快,就能看到五百年前的事物。当然如果能控制时间和速度,我们也能够到达未来。”

    “你的想法还真是异想天开!”无心被,美林的大胆吓着了。

    美林还在纠结,咬着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无心笑了笑,毕竟是老夫老妻了,这个时候的美林必定内心经历着挣扎。“要不要这么纠结,又在想什么呢?”

    “我怀疑,老师其实就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但是这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

    哗啦!无心手中的一叠纸片洒落一地。

    没错,他是那么特立独行,他是那么远见卓识。三次的科技大爆炸都是他极力推动的,他好像知道所有的事情,而且知道事情最终会发展到何种程度,这简直匪夷所思!

    无心相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韩望了,如果不是这个世界没有鬼神,无心肯定会把韩望当做神一样崇拜。可是自从五年前,他卸去公职后就不知所踪了。

    何况明德最后的时间曾经悄悄告诉他,他替韩望看过相。韩望是世上唯一一个无根之魂,或许他是从虚幻中凭空出现一样。

    现在看来,明德的推断竟然和美林异曲同工。

    “你知道老师去哪里了么?”美林问他,“有些事情,只能找他才能解开谜底。”

    可是除了特勤处,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无心知道即便是自己去也会吃闭门羹。

    见到退休的李庆,就找他打听,哪知道李庆说“别提了,现在特勤处也不能确定陛下在哪里,据说,改装成游轮的韩望号在南太平洋出现过。”

    无心还不死心,“总不会连韩权也不知道吧?”

    李庆双手一摊,“大公子?那里还顾得上他爹妈吆,一年恨不得有三百天在开会场里面睡觉。要我说,就那个联合国秘书长辞了算球,也没啥稀罕的。”

    “想不通你为啥提前退休,明明还可以再干一任的”

    “其实下面的各部各局都按照条例做事,我在和不在都没区别。现在宣传提前退休,给年轻人让位置,所以趁早下来,还能帮着带带孙子孙女!”

    看着李庆带着两个孩子的身影,无心觉得,韩望最大的贡献,在于用制度杜绝了贪腐的漏洞。

    廉政司由于其独立性而闻名于世,上到皇帝,下到黎民,都在他调查范围之内。由于只接受内阁管理,因此不受任何政治势力的牵制。

    在全国廉政系统中也活跃着一支由媒体组成的民间曝光平台,许多较难取证的大案要案,都是民间力量提供了关键证据才得以将罪犯绳之以法。所以,这些民间媒体被称为无冕之王。

    无心和美林朝着南方,最终放弃了追索。

    在巴西,里约热内怒,一年一度的狂欢节正在花车大游行。韩望笑眯眯的看着报纸,头版印着美林的新闻《物理泰斗美林公主的时空猜想》。

    “老公,你不是第一次来么?我怎么觉得你对这边风土人情特别熟悉呢?”

    “有吗?大概我上辈子在这边生活过吧!”

    “金娘,快来!那边有一间衣帽店,帮我挑一顶帽子!”

    “安德,我就来!”

    “老公,我要吃冰激凌!”

    “仙儿,你都快四十岁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吃冰食?”

    “呜呜呜,你嫌弃我老了是吧!老公,我觉得必须要有两个冰淇淋,才能补偿我手上的心灵。”

    “仙儿妹妹,冰淇淋来了,快点吃,不然就化了,我就买了两个,老公你眼馋也没用。”

    “快走,我们去那边玩具摊上看看”

    “不管老公了么,他一个人好可怜啊”

    “有冰激凌,谁还管他可不可怜!快走,等会还要回船上打上八圈。”

    一个女人五百只鸭子,四个女人可以开一桌麻将了!所以狂欢节的假期,韩望被迫一个人游荡在里约热内卢的街头。

    累了,就一屁股坐在街边的台阶上休息一下。顺手从口袋掏出包“华表”牌香烟,摸了半天,忘记带火了,正低头翻口袋。

    “叮!嘭”这种六联牌煤油防风打火机可是堪比后世的某个字母打火机。

    “谢谢!”韩望抬起头,不由得愣住了。

    一个身材高挑,眼神坚定地美妇俏立在他面前,韩望揉揉眼睛,没错,真的是花娘。

    “你~我~”能言善辩的韩望,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把酒厂卖了,如今周游全世界。”

    “什么时候卖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离职的那一天。”

    “为什么要委屈自己这么多年?”

    “能看着你就不委屈,今天能否有幸邀请您一起看夕阳?”

    “一起看日出吧!”

    (大结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