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眉眉没有在灵山久留,这里也不是她能久留的地方。

    把事情讲明白了,见外孙已经听懂了,她又交代了一句,“有些话不该对你说,既然已经告诉了你,你须知道,放在心里便可,不要对外张扬,否则容易引发不利后果。”

    夏凝禅默默点头。

    见此,她才起身离去。

    夏凝禅将她送出了洞府,躬身拱手相送,脸上惊疑之色依然难消。

    而此时的林渊就在湖中的一座亭子的柱子后面,侧身在后,目睹了金眉眉的离去,又凝神细瞅了一阵夏凝禅的反应。

    渐渐的,感觉有些不出所料,金眉眉果然不止是来见他的,怕是同样对夏凝禅做了点醒。

    “当面威胁到我头上来了,看来这女人是忘了八十年前那趟揍…”林渊嘀咕了一声,转身,负手在亭子里徘徊。

    偶尔有经过的学员见到他,纷纷拱手行礼称呼“林师兄”,都很客气,显得很尊敬的样子。

    毕竟五行比试场的打斗实力摆在那,实力是受人尊敬的基础。

    林渊遇见了也只是点了点头,还在沉吟琢磨着什么。

    待到心中有了定意后,当即大步离去。

    他好不容易把夏凝禅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怎么可能让金眉眉给轻易拽跑。

    此去没去别的地方,他又再次回到了藏书阁,又再次到了睡奴身边。

    盯着睡奴看了看,又转身观察起了四周,慢慢走到了楼梯前,小心着生怕被别人看到。

    谁知耳畔又传来了睡奴的声音,“沧海阁,你可随意进出,上楼不会有人看到。”

    林渊略怔,回头盯着玉榻上沉睡的人,听对方这么一说,他倒是一点都不怀疑,估计只要这位愿意,就算脱光了在这里跑也不会有人发现,因见识过这位的能耐。

    有了这话兜底,林渊不再鬼鬼祟祟,快步上了楼梯,又见沧海阁出现在了眼前。

    推门而入,凭着自己之前转悠过的印象,直接找到了丹药分类的古籍旁,迅速拿了一本翻看。

    看过了放一旁,又拿一本翻了翻。

    连翻几本后,拿了两本有关各种仙草介绍的,还有两本炼丹的,扔进了自己的储物戒内便离开了沧海阁。

    出了藏书阁,没再去哪溜达,直接回了自己洞府。

    徘徊在自己洞府外的黎裳见他归来,立刻飞身到了上层,跟进洞府内,问道:“林师兄,你去哪了,早上熬好了粥送来,你不在。”

    林渊:“哦,忘了跟你说,有点事出去转了转。”

    把这女人给打发走了后,林渊又将自己关在了洞府内,这次倒是没有再修炼,而是拿出了从沧海阁带来的有关丹药方面的古籍细细翻看。

    接下来的两三天他都一直在抱着这东西研究。

    三天后的早上,林渊喝过黎裳每天准时送来的粥后,简上章也来了。

    简上章偷偷摸摸地把林渊要他收集的情况交给了林渊。

    林渊拿到东西坐在洞府内观看了起来。

    洞府外,黎裳像个盼夫归来的妻子,守在外面坪地翘首以盼夏凝禅的到来。

    简上章则赖在她身边絮絮叨叨。

    等了半上午,还不见夏凝禅来,黎裳进了洞府内,试着问林渊,“林师兄,夏师兄怎么还没来?”

    跟进来的简上章略撇嘴,巴不得夏凝禅不来才是。

    林渊微微一笑,与金眉眉见过面的夏凝禅不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两天他一直在为此做准备。

    嘴上没有告诉黎裳真相,安抚道:“可能有事耽误了,再等等吧。”

    黎裳哦了声,出了洞府。

    跟屁虫似的简上章又要跟出去,林渊招呼了一声,“简师弟,你留一下。”

    简上章一怔,只好又转身回来了,黎裳只是回头看了眼,便继续等她的夏师兄去了。

    林渊收了手上东西起身,问简上章,“官盈吟现在还会正常上课吗?”

    简上章略怔,“林师兄,你问她是何意?”

    林渊:“都说她是灵山第一美人,还没正儿八经接触过。”

    简上章嘿嘿一笑,一副我懂的样子,“她都快毕业了,正式的课程该学的都学了,应该是不太上课了,大多时候都在丹园那边自习,遇上问题会找相关老师请教吧。”

    林渊:“你确定?”

    简上章嘿嘿道:“灵山第一美人嘛,一举一动男学员都比较关注,背后讨论的较多,应该不会有错。”

    林渊当即出门,等他跟出来后,关了洞府大门。

    注意到的黎裳过来问道:“林师兄,你这是?”

    林渊:“你们继续等夏凝禅吧,我之前教你的东西,你也可以陪简上章练练手,我去走走。”

    简上章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啊好啊。”正求之不得。

    林渊一个闪身而去,简上章则立刻朝黎裳拱手道:“黎裳,还望多多指教。”

    黎裳嫌弃的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

    丹园,顾名思义,丹药分类的学员的学习之地,打造有各种复杂地形。

    飞身而来的林渊从天而降,落地后环顾四周,看到附近陡坡山林内,有一名学员正蹲在一株仙草旁做观察,手上还有纸笔正在记录什么。

    林渊闪身过去,落在了他的边上。

    那学员抬头一看,见是他,当即站起拱手道:“林师兄。”

    林渊点头致意,问了声,“官盈吟在哪?”

    话问的随意,状态也颇为放松,经历了沧海阁,真有点把这灵山当自家了。

    那学员愣了愣,道:“好像在‘列草堂’干活,林师兄有什么事吗?”

    “没事,谢谢。”林渊扔下话又闪身去了,飞过山山水水,直接落在了一座山巅的宏伟建筑前。

    层层建筑的门口匾额上正是‘列草堂’三字。

    他毕竟在灵山呆了三百来年,对灵山的环境还是熟悉的,直奔目的地,一点都没带拐弯的。

    抬头看了看匾额,负手走进了列草堂内,悠然踱步而行,过了正堂,溜达在了展馆内,欣赏那一支支形态和色彩各异的灵草和仙草。

    列草堂实际上就是这些东西的展览馆,是为了给学员长见识用的,也是为了便于学员的学习。

    能放在这里展览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实物,比口述和图片或视频中看到的更真实,的确便于学员印象深刻,容易增加辨识度。

    这里也很有可能是诸界相关物品收集的最齐全的地方,这份实物见识的便利,灵山外面的人恐怕还真难有这条件。

    当然,这也是仙庭照灵山的需求帮忙从诸界各地收集来的。

    这里也对所有灵山学员开放,灵山也愿意让所有学员增长见识。

    林渊出现在这里欣赏溜达,不一会儿就被人给认出了,如今的灵山不认识他的人恐怕不多,可谓是印象深刻,路过的纷纷打招呼……

    列草堂最顶层,一群学员来来往往,也有人在打开保护罩,置换里面展示用的仙草。

    这也是列草堂一贯的规矩,存放在这里的仙草不能浪费了,秉持着存新用旧的原则,至少会在药效过期前拿出来使用,换存新的进去。

    官盈吟并未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而不务这杂事,亦在干活的人员当中。

    正仔细摆放之际,听到了一些窃窃私语的动静,不由回头看去,见到了一些学员正在交头接耳。

    都不敢大声,这里也是禁止喧哗的地方。

    又左右看了看,发现在旁协助登记的同学也跑了过去凑热闹。

    待那女同学回来,官盈吟问了句,“在悄悄议论什么呢?”

    那女同学低声道:“没什么,有人看到林师兄来了,正在楼下的展示区游逛欣赏呢。”

    官盈吟不解,“哪个林师兄?”

    女同学呵了声,“咱们这一届要毕业的人,学员中谁还有资格当咱们的师兄?自然是那个林渊呐。”

    官盈吟愣了一下,以前是没注意过那位林师兄的,听说过修行学业很糟糕,但是现在可谓印象深刻了,因为洛淼的死,洛淼的身份背景和她是正好相当的,连洛淼都给杀了,她岂能没印象。

    女同学又低声道:“听说他和夏凝禅的关系很好,我还没近距离见过这位林师兄呢,他既然主动送上门了,要不,咱们待会儿过去见见?”

    官盈吟好气又好笑地打量她一番,“我看你想见他是假,想趁机搭上那个夏凝禅是真。”

    女同学:“哎呀,看你这话说的,见见他就能搭上夏凝禅了?就算是,也不要点破嘛,让人多不好意思,再说了,确实没近距离见过啊,你不想近距离看看这位罗康安学长的心腹手下?”

    官盈吟略迟疑,还真别说,灵山把那个龙师弟子传的玄乎,她倒真想近距离看看林渊是何等风范,间接判别一下那个罗康安。

    只不过,家里不久前传过话,让她尽量不要和那个林师兄有牵连。

    未出嫁的女子,不在乎年纪,对家人的话往往有逆反心理,正因为这样交代了,反而让她心里隐隐有些好奇。

    女同学又悄悄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哎呀,盈吟,一起去啦,你长这么漂亮,有你在,他说不定就能跟我多说几句话,我跟他熟了,嘻嘻,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搭上夏凝禅,说不定人家就是冲你美貌来的呢。”

    官盈吟顿时训斥,“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林师兄不是这种人。”

    女同学:“哟,你又不认识他,你怎么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官盈吟叹道:“他在灵山多少年了,这近百年的时间,他从未跟我正式照过面。”

    女同学:“我不管,你一定要陪我去,怕什么,他又不会把你给吃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