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之岛冲绳,二月份这个时候的气温也就是二十多度,从日本列岛来到这里,就从初春一下子进入了初夏,当然北海道不算在内。

    整支球队全员来到这里,时间就是金钱,训练马上就会展开。

    就不知道教练团怎么想的,夏本荣冠场上的守备位置是左外野手——整个高中生涯都没有担当过的位置。

    不过如果算上商店街街坊草地野球比赛,夏本荣冠倒总是担当这个位置,因为如果他站上投手丘的话,街坊们就没法比赛了,谁也打不到球。

    虽然被指定了一个自己不算擅长的位置,夏本荣冠还是平静的接受了,因为夏本已经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工资,税后89万日元。这意味着夏本荣冠已经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个受薪的职场人士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收了钱就得服从组织安排。

    达也的表现和球团对他一个赛季成长的肯定和奖励,也证明了球探天团的眼光——天团并没有白拿钱不做事。

    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钱,实力,表现,钱,实力,表现,钱,形成循环……这就是职业棒球世界通行的规矩。说句大话,这规矩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

    新秀年,菜鸟年,就能加薪而不是减薪,这并不是每个进入职业棒球圈的人都能够做到的。莫名就想到了我西木勇的菜鸟年……当年赛季结束,我的薪资单……

    咳咳,言归正传。

    可惜,球员一旦被视为地元身份,被期待为本地英雄,也有副作用,比如说,今天的这场夜间比赛,达也没能排上先发登板,这就是球团面对强大宿敌做出的选择,其中自有其道理。

    我们琦玉西武小白狮今天晚上的对手是读卖东京小巨人,简称巨人军。据媒体的分析,前些年巨人军成绩下滑,主要原因就是遭遇了新老交替,今年很可能就是巨人军王者归来的第一年。

    在上世纪80,90年代,我们狮子军可是巨人军的劲敌,现在嘛,只能说一句……好汉不提当年勇。

    现在虽然我们狮子球团在实力上确实和巨人军存在差距,不过对上巨人军的比赛,用中国人的经典语录来诠释,这就是所谓的“不需要队内动员的比赛”。从球迷到球团高层,都不希望球队在宿敌面前,露出丝毫软弱的样子——输球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气势和阵仗绝不能输。

    但是两队毕竟实力有差距,胜负难料(输多胜少),万一让未来的ACE士气受挫,那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所以,这种时候,监督往往还是得信任老同志,不论输赢,至少老同志有应对的经验。

    我们东京都三人众,边吃边聊的话题,不知不觉中就开始围绕着今天登板的“老同志”。

    安藤彦和:“今天的先发是涌井。”

    在下西木勇:“虽然不是万众期待的达也,不过派上涌井,监督也算是拼了。”

    老小子菜鸟博满:“涌井稳是稳,就是缺乏后劲。”

    “涌井年纪不小了,前六七局不用太过担心,就怕他投不完最后的两三局。”博满补刀。

    在下西木勇未雨绸缪:“所以说,我也要在牛棚里做好上场的准备。”

    安藤:“嗯嗯,反正作为中继,替补登板的话,不是收拾残局,就是局面大好。”

    博满习惯性吐槽:“怎么安藤就没想过西木君为球队雪中送炭的场面?太缺乏想象力了。”

    在下西木勇要帮着安藤把场子圆回来:“哈哈,身为投手,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雪中送炭,对我来说难度高了点,只怕万一成了抱薪救火……那监督就不再相信我了。”

    安藤唯恐天下不乱:“那就上去就放一把大火嘛!”

    博满火上浇油:“嗯嗯,一把火,把监督也给烧死(意思是监督下课)……”

    在下西木勇:“等放完火,赛季结束,接着来年的薪资评定,那时候,老板一翻小本子,一准就让我哭不出来了。”

    这一番自我调侃,让两个徒逞口舌之快的老小子都不禁笑出了声。

    我们东京都三人组一边吃饭一边互相调侃,逐渐开始聊正题。

    安藤:“西木是左投,涌井是右投,估计西木君上场中继的机率会很大。”

    博满:“嗯嗯,估计巨人军也会事先考虑到这一点。”

    西木:“那我登板后,巨人军就是代打战术喽?”

    博满的异想天开:“万一原辰徳监督(读卖小巨人监督)搞一个……代打的代打呢?”

    西木惊讶道:“嗳?这个战术,我还真没有考虑过应该怎么应付……”

    博满:“那么,现在就必须考虑一下了。”

    从善如流的西木,重重的点点头:“嗯嗯。”

    安藤:“总之,上场之后,西木君,你最少也要投一个球。”

    博满:“对!一球胜负!就以至少完投一球为出发点吧,好好准备一下。”

    “呃,完投一球为目标……”西木勇心说:还有这种操作?!

    晚上八点,东京巨蛋球场。

    我方,埼玉西武小白狮,客场挑战,东京读卖小巨人。

    对上宿敌的比赛,而且是在黄金时间,那自然是球迷喜闻乐见要让自己的球队取得胜利的时候。尤其这个对手还是邻居,而且还是“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我就受不了”的那种邻居……

    不用细说,主队球迷给本队如何打气加油,增加正能量,有些激进的球迷还乐衷于给对手增加负能量,并且不计较采取什么手段,比如说……谩骂。当然并不是从比赛一开始就骂到比赛结束,而是非常有技巧的选在主队进攻,客队守备的时候。激进人士混杂在客队休息区即三垒侧休息区后面的观众席。这些人选择投手投球前的空档,逮住这个机会,使出浑身解数,挑衅羞辱谩骂场上的客队球员。

    不得不说,这些人让监场工作人员也很为难。因为虽然说是谩骂,但是却并不是指名道姓,虽然用词很粗俗,但又都是民间俚语,都不是直接的污言秽语。而且这些人,还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再加上其他球迷还帮助他们这些人隐匿身份,这让监场人员维护赛场的难度又是直线上升。

    这些人一般都是像下边这样的说辞:

    “X号球员,你小子昨晚又去六本木的那家酒店打出安打了吧?不过是和小姐们一起打的吧?今天变成软脚虾啦?哈哈哈,果然没用!”

    “Y号球员,你今晚怎么一个球都没有猜中?昨晚在那家柏青哥店里你不是大杀四方赢了很多钱咩?原来你只是在柏青哥店里才会变得厉害啊?接好,拿稳,这是你昨天掉在店里的柏青哥小王子头衔……”

    “Z号球员,你丫的是不是忘了吃蓝色小丸子?怎么投的球软趴趴的?要不要帮你找个赞助商,赞助你一些森蓝丸?”

    所以,职业棒球除了应援曲,应援歌,加油喝彩,现场乐队等等文明观球的行为之外,还存在着攻击对手的“暗黑应援”。

    夜赛,就是“暗黑应援”绝好的发挥舞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