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45章 645 终于等到你

  “怕吗?”

  黑暗之中,他低沉的声线带着几许喘息。

  奔跑让两个人都很疲惫。

  但她仍旧咬牙坚持着。

  哪怕她看不清楚前路在哪里,但她仍旧要勇往直前。

  因为有他在身边。

  两个人一路穿越了丛林,她感觉到有树枝抽打在脸上,那嘲杂的声音渐渐地被甩在脑后。

  空气里那焦糊的味道也渐渐地消失了。

  “唔……”

  她的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只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痛呼了一声蹲下来。

  “怎么啦?”

  他停了下来,急急地蹲了下来。

  “我的脚好像踩到了钉子……”

  她疼得后背直冒冷汗。

  “我跑不了了,你先跑吧!”

  在这种逃亡的时候,失去了脚力的她,无异于战场上失去了战斗力的战士,她便成了他的累赘。

  “别说这些傻话,我来,就是因为你在。如果没有办法救你出去,我来有何意义?这里能度见不高,我看不清楚你的伤口,暂时没有办法替你清理。你先爬到我的背上来。”

  黑暗中,他蹲到了她的面前。

  她心里总被一种莫名的感情所温暖着,眼眶酸涩得想要流泪。

  她摸索着,爬到了他的后背。

  “用手抱住我的颈脖,抱紧些,别掉下来了。”

  “嗯嗯!”

  她双手环住了他的颈脖。

  黑暗之中,他开始继续往前,之前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此刻趴在他的后背上时。

  她的手摸到了他后背上的衣服破损了,潮湿腻粘的感觉满手心都是,她知道,那是他的血。

  她记得在爆炸发生的时候,他用自己的身体来护着她。

  爆炸会产生的伤害全部都辐射到了他的身上。

  她伸手细细地摸索着过去,全部都是这样的伤。

  衣服也破烂得不成样子了。

  她一边摸,一边哽咽着。

  他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她的异常,直到听见她压抑的哭声,他这才放慢了脚步,“是不是疼得受不了了?”

  她拼命地摇头,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声,“不!”

  “再忍耐一会,我们马上就要到海边了。”

  他没有片刻的停留,马不停蹄地往前奔跑。

  她想,她永远会记住这一刻。

  在这个没有星星的夜晚,他的心照亮了她的全世界。

  此时此刻,她心中再也不会失明而感觉到惊慌失措了,因为他的承诺,让她觉得安稳。

  他的宽厚的肩膀,便成了她最安全的港湾。

  这样十多分钟之后,他将她放了下来,“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打个电话,看看我们的船停在哪里?”

  为了不让人发现有游艇靠近,他的船目前还潜伏在小岛周边的树丛之中。

  “好!”

  她坐下来的时候,感觉到了地上柔软的沙粒。

  他拿着手机走远了一些。

  她则在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林喜宝,以及玛丽她们都逃出去了吗?

  为什么没有见到慕容夫人?

  这一场暴乱到底是谁策划的?

  她想不通,但心里明白这些事情肯定不可能只靠玛丽一个人就能干得出来的。

  有那么十来分钟,她听不见他的声音。

  这个时候,那种恐怖而压抑的孤独感再次袭来,让她心里发慌。

  仿佛这黑暗之中潜伏着一头巨大的怪兽,会随时冲过来将她吞噬掉。

  此时,她又听见了远处保安的声音在靠近,“先不管着火的事情,把所有逃窜的犯人都给我抓回来,这些人,一个也不能逃掉的。”

  “特别是一号精神病人,她要是逃出这座小岛,你们都不要活了。”

  保安们的声音在不远处,似乎人数还不少。

  叶绵绵心里一阵惊慌,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神病人,让保安们连着火都顾不上了,非要将她追回来?

  正微怔着,一双手自身后抓住了她的颈脖。

  那是一双纤细,有力的手指,与此同时,还有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了她的颈窝上。

  “不许尖叫,否则我杀了你。”

  是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

  “我不会叫的,我是个瞎子,而且……我也不想让他们发现我。”

  “我看见了,你男朋友伪装成医生混进来的。他带着你走的时候,也带上我一起吧!”

  “可是……我不确定我们能不能顺利地逃掉!”

  “不许反对!否则我杀了你!”

  “好!”

  “坐下来,不要吭声……”

  在那女人的威胁下,叶绵绵坐了下来。

  “保安在什么地方了?”叶绵绵紧张地问道。

  “不许说话,他们过来了……”

  女人突然抓住了叶绵绵的手臂,将她拖拽着倒在了沙滩上,然后藏身了一大片草丛里。

  此时,几名保安的脚步声就在附近响了起来。

  “一个女人而已,我就不信她能上天了。”

  “你别小看她,这女人又残忍又疯狂,为了一个男人把小三的全家都杀了。”

  “搜索艇和直升机已经在路上了,马上进行拉网式搜捕,我看她插翅难逃。”

  很快,那脚步声几乎是擦着耳际远去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魔头,竟然杀人如麻?

  叶绵绵沉默不语,等那保安走远了,那女人似乎看出来了叶绵绵的心思,便道,“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是被人污陷的,我一个人也没有杀。”

  许久,她又沉声道,“我被关了三年了!我是冤枉的。”

  那低沉而沙哑的声线仿佛是在向黑夜申诉着内心的挣扎……

  “我信你!”

  叶绵绵许久才张嘴。

  又过了十来分钟,又脚步声传来。

  女人站了起来,“你男朋友来了,对不住了!”

  说完,便是仍旧用匕首抵住了叶绵绵的脖子,朝着前面的黑影道,“让我搭你的游艇离开,否则的话我就杀了她。”

  “别碰她!我带你走就是了!”男人毫不犹豫地妥协了。

  这种时候时间最宝贵,必须争分夺秒。

  “你走在前面,我搀扶着她……”女人固执地要求着。

  “不行,她的脚受伤了!需我来背着!你如果想活着跟我离开,就得按我的规矩办事,否则的话,就算你想要伤害她,我也会先把你给杀了。”

  男人的声音更狠更厉,女人不得不屈服了。